小姐姐,接單嗎?”面對直播間玩家發出的陪玩邀請,小念幾乎沒有猶豫,熟練地回復道:“什么段位,哪個區,一個小時刷一個水晶球。”

市場規模百億的游戲陪玩行業日前迎來嚴厲監管風暴,多款游戲陪玩APP被國內主要應用商店下架,并要求整改。但記者調查發現,眾多陪玩主播卻借直播間等形式流入同一企業的其他臺活動,“暗語頻出”,誘導玩家下單。

多款游戲陪玩應用被下架

日,網信上海發布消息,比心APP存在多個賬號利用低俗、軟色情信息誘導未成年人參與陪玩、誘導玩家用戶下單等問題。9月8日,上海網信辦會同上海市公安局網安中隊聯合約談比心APP運營企業負責人,責令企業就相關問題深入整改,全面停止陪玩功能和服務,集中清理違法違規信息和賬號,舉一反三,攔截處置低俗、軟色情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內容。

隨著資本向游戲電競行業靠攏,周邊產業也迎來巨大的發展機會,游戲陪玩就是衍生出來的新興產業之一。據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從2018年才起步的陪玩行業,到2021年預計市場規模超過140億元,是電競產業中除游戲、直播、賽事之外的第四賽道。2018年是游戲陪玩的融資大年,撈月狗宣布完成兩億元人民C輪融資,暴雞電競完成1500萬美元A輪融資,比心完成IDG資本領投數千萬美元A輪融資。

對于被約談,9月10日,比心APP發布聲明稱,日前,比心APP已在各大應用商店下架,在此期間,新用戶將不能下載和注冊,對因此受到影響的用戶及就此事引發的關注,深表歉意。比心APP將永久關閉涉及“陪玩”的功能,將持續從嚴自查自省,堅決打擊軟色情等黑灰產,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

記者注意到,除比心APP外,歡聚集團旗下Hello語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多款游戲陪玩應用也被無限期下架,曾風頭無兩的游戲陪玩行業遭遇了興起以來最大規模“團滅”。

幾年來,有關游戲陪玩涉黃、涉騙等負面傳聞如影隨形,女陪練打軟色情‘擦邊球’更是成為行業毒瘤。各家臺被屢次要求整改,效果卻并不到位,最終導致了此次遭遇集體下架。”某陪玩公會的投資人對記者直言。

陪玩主播仍借直播間接單

監管風暴下,游戲陪玩臺上的玩家真的就作鳥獸散嗎?記者對比了比心APP的公開聲明和站內的《陪玩功能整頓通知》發現,在實際整改中,比心無限期下線的是心理咨詢、手繪、簽名設計、圖片處理、五子棋、連連看、雙人貪吃蛇、斗獸棋、雙人飛行棋、雙人拼圖10個功能,并不涉及王者榮耀、和精英等核心游戲調整。

“下架的是比心,跟我魚耳有什么關系?”一位資深游戲陪玩調侃道。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眾多陪玩主播在比心APP下架期間,卻借直播間刷禮物等方式繼續接單。

“你想要玩什么區,微信還是QQ?”在魚耳直播的開黑專區,男陪玩師小寧輕車熟路地表示,想要陪玩1把《王者榮耀》需要先在直播間內刷一個價值5200鉆石(約合人民52元)的告白飛碟,并告訴記者如何繞開APP臺直充。“我是國服全能野射,保證中路玩開心,歡迎老板隨時下單。”

面對剛進入直播間的玩家發出的陪玩邀請,女陪玩師小念也幾乎沒有猶豫,熟練地回復道:“什么段位,哪個區,一個小時刷一個水晶球(約合人民99.99元)。”直播間的觀眾彈幕則不停有人表示被小念溫柔可愛的聲音吸引,自己對輸贏并不看重,而是享受陪玩這一過程。在開黑專區,記者看到不少女陪玩師將直播間名字寫成“等一位哥哥雙排”“美少女上分”“聲優女主播,玩得好是加分項”等。

“游戲陪玩和游戲陪練有何區別?”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大量玩家認為兩者界限依舊十分模糊。“陪玩或者陪練,要么能幫我上分,要么是能逗我開心,對我來說沒什么區別。”西柯是游戲陪玩的資深玩家,在他看來,大部分男生找女陪玩師都是為了圖開心,“打得再菜都會有人夸,如果技術好那更是加分項,實在輸了也沒關系。”

游戲社交新業態仍待凈化

由于游戲陪玩新職業定位模糊,涉嫌軟色情的灰色地帶大量滋生。“競爭太激烈了,干這一行的什么人都有,不會撒嬌或者哄人,連零散的訂單都沒法接。”小念對記者說。

值得注意的是,七麥數據顯示,以“游戲陪玩”為關鍵詞搜索,下架前的比心位于應用榜單的頭部位置。但比心相關負責人卻堅定否認了自己屬于游戲陪玩臺。“陪玩業務僅占我們總體業務的一小部分。”這位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記者查詢發現,2019年4月,人社部確定確定了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電子競技員、電子競技運營師等13個新職業信息。其中“電子競技員”的定義為“從事不同類型電子競技項目比賽、陪練、體驗及活動表演的人員”,主要工作任務為參加電子競技項目比賽,進行專業化的電子競技項目訓練活動等。而目前活躍的游戲陪玩或游戲陪練,顯然與“電子競技員”相差甚遠,也暫無任何國家職業技能標準頒布。

“目前大眾對游戲陪玩的技術需求無法支撐相關臺的未來愿景,流量壓力下,許多臺開始轉向發力社交,最終導致臺成為軟色情的溫床,也為詐騙分子提供了便利。”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表示,當前對游戲陪玩仍存在監管難題。“若需要陪練師的游戲技能資質,實際上只要上傳游戲戰績截圖即可,但這些戰績截圖也存在著弄虛作假的可能,也就是說,游戲陪玩陪練很難用資質去規范。”

“想要整肅游戲陪玩,最佳的辦法是對交易過程進行監督。”盤和林稱,目前游戲陪玩臺只是撮合交易而非臺化管理,“如果相關臺能將游戲陪玩師轉化為真正的員工,一旦違規直接對臺進行處罰,對行業的震懾作用將大大提升,也有利于營造清朗網絡空間。”(來源:北京日報 記者: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