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騎手被要求注冊個體工商戶后才能送外賣一事引發熱議。外賣臺、外賣配送商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規避用工主體責任,以此避稅、避社保、避勞動關系。不過,律師指出,只要用工情況符合勞動關系構成要件,在法律上就應當認定為勞動關系。

此外,強迫誘導騎手注冊個體戶意味著缺乏騎手的真實意思表示,涉及個體工商戶的案件仍可能被法院穿透并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

日前,有媒體爆出,有外賣臺、外賣配送商要求騎手注冊個體工商戶后才能送外賣,從而規避用工主體責任,以達到避稅、避社保、避勞動關系的目的,引發熱議。對此,美團、餓了么兩大外賣臺接連發聲,嚴禁誘導強迫騎手注冊個體工商戶。然而,日,《工人日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兩大臺發聲后,騎手注冊為個體工商戶的情況依然存在。

對此,有專家指出,騎手“個體工商戶化”后,對騎手的主要影響是時沒法繳納社保,發生勞動爭議后認定勞動關系困難,從而導致維權困難。因此,應強化個體工商戶注冊程序管理,防止企業不正當地“去勞動關系化”。

“疑似騎手個體工商戶”達160萬

騎手被要求注冊為個體工商戶的現象并非最才有。

今年4月,工人日報曾報道,2019年10月,朱某入職江蘇某服務公司(外賣配送商)從事送餐工作,但未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隨后,公司為朱某代辦個體工商戶注冊,讓其成立商務服務工作室,再與朱某簽訂《個人工作室注冊協議》《項目轉包協議》,由朱某承包公司的配送業務。

到底有多少騎手已經注冊了個體工商戶?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日發布的《外賣臺用工模式法律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目前,全國有超過190萬家經營范圍包含外賣遞送服務的個體工商戶。通過對這些個體工商戶命名結構和地域分布進行分析,《報告》最終從超過190萬個體戶中定位了160萬“疑似騎手個體工商戶”。

“經營范圍包含外賣遞送的個體工商戶不一定都是騎手,也有可能就是小本生意人。比如小餐館老板會注冊為個體工商戶,同時自己也送外賣。但是,騎手個體工商戶有個特點,就是他們基本都是有人幫忙批量、集群注冊的。”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研究員徐淼對記者說。

記者發現,在一些靈活用工臺上,騎手只需提交身份證、銀行卡照片以及本人錄制的視頻,即可在數日內獲得電子營業執照,轉變成個體工商戶?!秷蟾妗凤@示,某些靈活用工臺推出的在線工商注冊系統,可通過集群注冊方式在與騎手簽訂承攬協議時將其批量自動注冊。

發生爭議后認定勞動關系困難

騎手“個體工商戶化”后,會給自身權益帶來哪些影響?對此,有專家認為,個體工商戶在勞動法體系中屬于用人單位,這就意味著注冊個體工商戶的騎手更容易被認定為與外賣臺、配送商構成普通民事關系。這對騎手的主要影響是時沒法繳納社保,發生勞動爭議后認定勞動關系困難,從而導致維權困難。

《報告》對5年來的1907份有效判決梳理發現,隨著臺用工模式的演進,外賣臺將騎手所帶來的人力成本和用工風險向外層層剝離。如今,配送商通過個體工商戶模式將勞動合同確認率從81.62%降至58.62%。

上海勞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石先廣律師對記者表示,用人單位以騎手注冊成為個體工商戶為由主張雙方并非勞動關系的,判斷雙方的法律關系時,仍應以是否符合勞動關系本質特征作為判斷標準。“騎手注冊為個體工商戶后,并非擁有了更自由的勞動狀態,其依然在同一個站點接受外賣臺、配送商甚至靈活用工臺的管理。”因此,只要用工情況符合勞動關系構成要件,在法律上就應當認定為勞動關系。

此外,石先廣表示,強迫誘導騎手注冊個體戶意味著缺乏騎手的真實意思表示,涉及個體工商戶的案件仍可能被法院穿透并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

專家建議強化個體工商戶注冊程序管理

針對一些騎手被要求注冊個體工商戶后才能送外賣一事,美團方面表示,已于9月14日向所有合作商發送《關于禁止要求騎手注冊個體工商戶的通知》,從即日起,騎手如果遇到被誘導或強迫注冊個體工商戶的行為,可以直接致電10101777,公司將在24小時內跟進處理。

9月15日,餓了么也明確表態,禁止以任何形式誘導或強迫新就業形態勞動者轉為個體工商戶規避用工主體責任行為,嚴格遵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和各地有關部門的合規要求。

不過,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兩大外賣臺發聲之后,騎手注冊為個體工商戶的情況依然存在。

9月25日,記者在天眼查、企查查等臺檢索發現,僅9月24日當天,通過江蘇某靈活用工臺以集群登記方式注冊、經營范圍包含外賣遞送服務的個體工商戶就有數十家。

一家靈活用工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騎手注冊個體工商戶問題確實引起了外賣臺的重視。有的外賣臺現在已經嚴格管理無法注冊了,但有的外賣臺管得沒那么嚴,騎手還可以注冊。

今年7月,人社部、國家發改委等8部門共同印發指導意見,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9月10日,人社部會同交通運輸部、市場監管總局、全國總工會聯合召開了保障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的行政指導會,要求企業認真落實主體責任,合法用工。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社會法室副主任、副研究員王天玉表示,應強化個體工商戶注冊程序管理。從國務院發布的《個體工商戶條例》可以看出,國家對個體工商戶持鼓勵、支持態度,基層政府對注冊個體工商戶的要求一直比較寬松。但是,臺將其作為幫助騎手避稅、吸引騎手參與的手段,則背離了個體工商戶的定位,相關管理措施應與時俱進。

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建議,應對市場上的靈活用工臺進行全面摸排,在此基礎上加強個體工商戶注冊審核,防止企業不正當地“去勞動關系化”。(來源:工人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