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江南布衣童裝現不當圖案”事件持續發酵,不少媒體與網友扒出其童裝產品設計中的涉及“宣揚暴力”、“軟色情”等不適合兒童的圖案和文字。

對此,杭州西湖區通報稱,西湖區相關部門已約談該企業,責成其立即下架涉事童裝及同類型款式服裝,同時成立調查組對該事件進行調查。

江南布衣被約談

9月26日晚,杭州西湖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西湖發布通報,日發現,有網民投訴江南布衣服飾有限公司生產童裝印有不當圖案。對此,西湖區相關部門已約談該企業,責成企業立即下架涉事童裝以及同類型款式服裝,對已售涉事童裝作無理由退貨處理。同時,成立由區市場監管局等部門和屬地街道組成的調查組,對該事件進行調查,并將依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日,有網友在江南布衣旗下童裝“jnby by JNBY”產品襯衣上發現了“Welcome to the hell”(歡迎來到地獄)、“Let me touch you”(讓我摸摸你)等英文字樣,并配有撒旦、骷髏頭、地獄等不適合兒童的文字、圖案內容,引發爭議。

對此,“jnby by JNBY”官微在23日發表致消費者的一封信。文中稱,已第一時間全面下架所涉商品系列,撤銷相關宣發物料,并成立專項小組啟動自查。同時公司已開放消費者退貨渠道,已購相關下架商品的消費者可以去原購買渠道進行退貨。同時,這封致歉聲明也用了更多篇幅“介紹了”jnby by JNBY品牌理念,稱是借助藝術的設計手法,創造更多童趣。

不過,這一聲明并沒有息網友的憤怒,在該聲明的評論中,網友反而認為江南布衣方面態度傲慢,“把無知當個”。

事實上,自9月22日晚到9月23日官博回應之前,一天的時間中,社交網絡臺上已經展開了一場圍繞“jnby by JNBY”設計風格的“討伐”。多位消費者曬出了自己購買的童裝照片,其中可以看到衣服的繁復印花中包含了釘錘、車裂、骷髏、斷頭等不當“邪典”元素;有網友放大圖片表示,在部分較大的圖案設計上,也存在著“破爛的兔子”、“插滿箭的小人”、“胸前怪手”等怪異的表達,令眾多消費者直呼是“陰間設計”。

被指不妥的印花和原作:某款羽絨服上下墜和拿槍的漫畫小人原型,則出自美國現代多格漫畫之父Winsor McCay的《小尼莫夢鄉歷險記》,“jnby by JNBY”卻被指僅截取了其中某些具有爭議的部分。

服裝圖案中,還有另一個極具爭議的“下體”圖案紋樣被網友指出,圖案或來源于名畫《人間樂園》,畫作帶有強烈的宗教主題和對世人肉體享樂的勸誡意味,因此也被消費者質疑,“截取部分放在童裝中并不合適”。

有網友稱,很難認同聲明中的所謂“個別產品”有問題,不當圖案并不是今年才出現的問題,為何江南布衣遲遲沒有動作,直到上了熱搜,希望監管部門能介入對其進行調查。

問題產品5年前就存在

事實上,根據江南布衣2016年發布的招股書,其產品在推出市場前9個月就開始進行規劃。而根據網友的反饋,問題圖片一事自2017年就已經存在,但直到5年后江南布衣才在輿論的壓力下,出面致歉和下架商品。有眾多網友指出,這不僅是公司設計師們的“鍋”,也是公司本身有問題。但巧合的是,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也是大股東的李琳正是負責公司的設計創意。

江南布衣這個上世紀90年代創立于杭州的本土服裝品牌,曾被認為是杭派女裝的代表之一,創立之初曾以“中國風”服飾出名。后來,江南布衣還擴展俄羅斯、日本等海外市場,成為擁有男裝(速寫)、女裝(JNBY、LESS)、童裝(jnby by JNBY、蓬馬)等的國際化服裝品牌。

老板娘把控產品設計

天眼查顯示,“江南布衣(JNBY)”成立于1994年,是杭州江南布衣服飾旗下著名本土設計師女裝品牌。“jnby by JNBY”是杭州江南布衣公司于2011年春季正式推出的童裝品牌,被稱為“小江南布衣”。該公司是由李琳和吳健夫婦創立。李琳是該公司大股東,也是公司法人、執行董事。李琳則負責公司服裝業務的設計與創新,把控產品整體走向。

據媒體報道,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書顯示,李琳和吳健夫婦國籍已非中國,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百度百科顯示,圣基茨和尼維斯(The Federation of Saint Kitts and Nevis),位于東加勒比海背風群島北部,現為英聯邦成員國之一。面積僅267方公里,2020年全國人口約5.7萬。

江南布衣股價暴跌20%

而截至9月24日港股收盤,江南布衣股價暴跌13.21%,報14.98港元/股,總市值僅存77.7億港元,相比于事件大肆傳播前的18.5港元收盤價,跌去20%。截至2021年6月,實控人李琳和吳健夫婦共持江南布衣61.47%股份,持股身家為48億港元,約合40億人民,如今一日蒸發6億元。(來源:北京日報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