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上半年北京各大產業增加值成績單近日出爐:軟件信息服務業增長17.2%,電子信息產業增長25.7%,生物醫藥產業增長2.9倍……

新冠疫情沖擊百行千業,但北京這些高精尖產業逆勢上揚的曲線引人探尋。

北京已是全國第一座減量發展的城市。近年來,北京舍棄“白菜幫”、做好“白菜心”,城市發展實現了從集聚資源求增長向疏解功能謀發展的重大轉變,高精尖產業成色更足,“白菜心”長勢喜人。“五子”聯動的重大機遇下,北京正依靠政策創新與科技創新的“雙輪驅動”,不斷加速新舊動能轉化,持續加碼高質量發展。

培土育“心”

高精尖產業迸發新動能

樣本進、結果出——新冠疫情近期多點散發,一款搭載在輕型客車上的移動實驗室奔跑在全國各地,最快35分鐘就能報告檢測結果,檢測靈敏度也達到150拷貝/毫升,被鐘南山院士稱為抗疫“輕騎兵”。

速度與準確性一直是新冠核酸檢測的兩大“命門”,二者兼得難上加難,更何況提取、檢測等一系列流程都在車上完成。

這是全國首款由輕型客車裝載的移動實驗室。“大家都想把一天當兩天用,早點研制成功。”博奧晶典公司的團隊一年多前就啟動研發,公司醫學感染產品總監劉瑩瑩記得,100多人的大團隊又分成試劑、平臺、儀器、車輛等多個小團隊,逐個擊破難題。每天早8點上班、晚10點下班,甚至夜里12點下班也是常事。

如此快速精準的檢測,依靠的是一塊巴掌大小的微流控芯片。形象地說,微流控的“微”就是實驗儀器設備的微型化,一張芯片交織著化學、流體物理、微電子、新材料等多學科成果,樣品制備、反應、分離、檢測等一連串操作單元都集成到一塊微米級別的芯片上。

博奧晶典只是一家成立不到10年的初創企業。劉瑩瑩回憶,七八年前剛開始研發微流控芯片時,業內關注的人還很少??蒲腥藛T守得住寂寞,苦熬多年終于看到希望,“正是之前打下了良好基礎,才能這么快應用到新冠病毒檢測中。”

生物醫藥產業投入高、周期長、見效慢,布局與培育都考驗前瞻眼光。

從2014年開始,北京拉開了“從集聚資源求增長到疏解功能謀發展”的大幕。彼時,有一種聲音:疏解意味著北京不要發展了。

“北京要發展,而且要發展得更好,要高質量地發展!”很快,北京精選“白菜心”的十大高精尖產業發展指導意見發布,為全市產業新發展提供“路線圖”。

十大高精尖產業中,醫藥健康正是其中之一。這一產業總體附加值較高,是名副其實的“高端、高效”產業。很快,一系列配套支持政策為醫藥健康業提速發展注入了“強心針”。

如今,北京醫藥健康產業在全國戰疫中亮出了“金字招牌”。除了博奧晶典等企業的檢測“神器”,北京研發生產的4支新冠疫苗產量已占到全國90%左右,帶動全市醫藥制造業增加值上半年猛增2.9倍、兩年平均增長94.2%。

“白菜心”生機勃發的背后,是財政、土地、人才等一攬子支持政策的精準“滴灌”。隨著5G、人工智能、醫藥健康、智能網聯汽車、工業互聯網、“智造100”工程、綠色制造等細分產業發展行動計劃和方案陸續出爐,北京全面清晰地回答了發展什么和如何發展的問題。

以減量發展倒逼高質量發展,北京正迸發出前所未有的能量:5G商用步伐加快,打造了全國領先的超高清視頻應用與產業發展基地;京東方液晶顯示屏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顯示器、電視五大領域市場占有率均位列全球第一;全球586家獨角獸企業中,北京以93家高居榜首,全球十大獨角獸6個來自中國、其中3個在北京……

先行先試

政策創新為產業發展松綁

只需點幾下手機,一輛無人駕駛出租車就駛到眼前。前往目的地的途中,車輛自己辨得清紅綠燈、看得見車輛、懂得避讓行人。

“從大興國際機場到亦莊,能不能讓無人駕駛出租車跑起來?”自從去年來到亦莊,小馬智行副總裁張寧一直有這個想法。這40多公里路程的示范意義非常重要:沿途既有高速路,又有城市道路,覆蓋各種出行場景,乘客也有旺盛需求。

亦莊是全球首個網聯云控式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全域城市道路開放測試。但行內人都知道,自動駕駛要想“跑”得更快,勢必要開放更多場景,在一個封閉區域里來回跑還不夠。

要把自動駕駛汽車開上高速路并不容易,現有政策正是一道“路障”。“早幾年、晚幾年都不行,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到了這個階段,政策能不能放開已經成為關鍵。”張寧說,小馬智行目前在全球的測試里程已經超過650萬公里。

對于飛速發展的智能網聯汽車而言,650萬公里只是一個小數,更何況這全部是在城市道路上測試。2016年,小馬智行在中美兩國同步設立研發中心。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小馬智行拿到了城市道路、高速路測試牌照,甚至還擁有了無人化路測的牌照。但反觀國內,自動駕駛測試一度卡在了政策空白上。

北京如何通過政策創新為產業發展松綁?

在“兩區”建設的大背景下,本市在今年4月設立全國首個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所謂政策先行區,就是在這一區域將有一批新政策、好政策走在前面,主要涉及五大類任務措施和18項先行先試的重點工作。

張寧的設想迎來了實現的可能。政策先行區覆蓋225平方公里的亦莊新城,除了城市道路外還包括大興機場高速等6條共143公里的高速公路、快速路。

但每一個從無到有的先行政策,都要經歷周密籌劃醞釀,與國家相關部門多輪溝通,在不觸碰法律紅線的情況下才能得以實現。“北京推進自動駕駛的一個原則是小步快跑、迭代完善,既要考慮產業發展,又要兼顧發展環境、市民接受程度等多重因素,而安全則是第一要義。”北京經開區管委會副主任孔磊說,依托各類智能化基礎設施,經開區深入開展全方位創新監管,首次在京突破自動駕駛車輛早晚高峰測試限制,率先適用異地測試結果互認,出臺國內首個無人配送車管理實施細則……每隔一兩個月,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就會有一項新政策出爐。

正是這一項項政策創新,讓智能網聯汽車加速前行:百度、小馬智行已部署自動駕駛乘用車150余輛,在經開區60平方公里范圍為市民免費提供出行服務;京東集團已部署無人配送車30余臺,實現了區域性的自動駕駛快遞和生鮮配送;新石器公司已投放70余臺無人零售車,為產業園區職工提供便利的早午餐供應。

“北京‘兩區’建設跑出新速度,政策疊加優勢更加凸顯。”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國務院批復的251項任務已落地178項,形成50余項全國首創或首批突破性政策和項目,制度創新與項目落地全面提速。

北京在今年4月設立全國首個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百度、小馬智行已部署自動駕駛乘用車150余輛,在經開區60平方公里范圍為市民免費提供出行服務。圖為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一排小馬智行無人駕駛汽車等候用戶體驗。

自我革命

營商優化加速重大項目落地

站在近6公頃的空曠土地上,望著一排排即將開動的挖掘機,小米集團創始人雷軍感嘆:“不可思議!”原本240天才能跑完的智能工廠二期的前期手續,84天就全部搞定,實現“拿地即開工”。

2019年底,小米在亦莊建起一座“黑燈工廠”,生產管理過程、機械加工過程和包裝儲運過程的全程自動化黑燈生產,大部分環節不需要人力。雷軍曾放下豪言:每秒鐘就可以下線一部智能手機。

但亦莊工廠規模有限,年產能大約百萬臺。這對全球銷量超越蘋果、躍居世界第二的小米而言,遠遠不夠。智能工廠二期計劃年產千萬臺,選在了空間更廣闊的未來科學城西區國際信息產業園二期。

年初選址敲定時,這片土地上還有近6萬平方米的建筑、10萬余棵樹木、3座高壓線塔……有人算過,從啟動征地到實現供地需12個環節,至少240天。

但對于把效率視作生命的企業而言,240天太過漫長。創新不等人,勢必要在政府審批上掀起一場“自我革命”。

十幾個政府部門也著急,想著以一個重大項目探索時間更短、流程更簡的審批機制。

近幾年,一輪接一輪的營商改革已經形成壓茬推進的“慣性”。

2018年3月,北京首次推出“9+N”的優化營商環境政策。到今年2月,北京已施行四輪改革,從1.0版的35項、2.0版156項、3.0版204項增加到4.0版的277項,力度越來越大、范圍越來越寬、內容越來越豐富。

感受到營商之變,越來越多重大項目正加速落地北京。僅今年上半年,北京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9.2%,列入計劃的300項市重點工程中,有228項已經實現開建續建,特別是二季度有100個“五子”聯動重大項目開工。

產業蝶變、政策創新、營商改革,看得見的碩果已累累,看不見的種子在萌芽。面對“兩區”發展的重大歷史機遇,北京高精尖產業將迎來優中選優、提速又提質的新階段。(來源:北京日報|記者 曹政 和冠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