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用戶慢慢遠離電視機,拋棄彩電企業之際,一些企業卻還想通過“攻擊對手產品、打擊同行軟肋”等老手段來制造話題,吸引眼球,這不得不說是行業的可悲與可恥。

一家彩電企業,為了守護自家液晶面板產業鏈的競爭優勢,竟然對同行“不再需要液晶面板”的新型顯示技術,采取長達數年的持續輿論攻擊:不只是組織大量水軍的階段、持續抹黑同行的這款新型顯示技術和產品,甚至還在自家官方抖音等臺通過講故事、編橋段等方法開黑同行的產品。

更為惡劣的是,當法院已經判決這家企業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屬于“商譽詆毀”違法時,這家企業甚至還沒有任何羞恥心,公開打著“維護消費者利益”的旗號,再度暗諷同行的新顯示技術產品不行、不好。

一家彩電企業的品牌負責人,出現在社會公眾以及媒體面前的狀態,主要是以“攻擊、批評、指責對手”、“自家品牌、產品和市場最為牛逼”的強烈反差形象。最終這種操作的確會引發行業和媒體的一時關注,但動不動就攻擊同行的節操,也引發不少輿論的公憤,以及對其職業操守產生質疑。

比如說,針對一句沒有任何暗示宣傳語,直接在媒體社群中指責對手抄襲和模仿,卻完全不了解,這句話誰都可以用。因為這就是一句表達個人、團隊和企業一種目標和狀態的形容詞,既不是哪家企業的原創,更不是什么知識產權;同樣,針對一家互聯網電視品牌的規?;透叨嘶D型,直接給予“揭黑式”的質疑和攻擊,完全無視同行的成績以及相關的差異化優勢;此外,對于同行一些市場動作和商業策略,也總是喜歡評頭論足。

不過在面對自身的產品、業績,以及品牌美譽度和口碑時,卻又經常拿出一些內部定制或者商業合作的報告,來證明自家產品的牛逼和品牌的格調。卻完全無視自家品牌在彩電市場規模和營收的下跌之勢。

正如一位業內人士所說,“透過這家企業品牌負責人,基本上可以看出這家企業內在問題:一是,企業員工真得很拼,但與時代逆行就是裸奔,如今企業或個人還想通過這種攻擊同行的炒作營銷搶眼球,節省廣告費,明顯是忽視這個時代早就變了;二是,企品人品就是產品的最好折射,一個沒有商業品德的企業,想做出高品質產品,是不可能的,用戶現在比企業更清醒;三是,企業早已深陷產業亂局的泥坑中,如今還天天盯著同行、對手,卻無視用戶需求的變化,顯然已經被時代和同行拋棄在身后”。

在家電行業,梳理各個行業和品類,有多位業內人士告訴家電圈,相對于白電、廚電和小家電,一些彩電企業之間的競爭可以說“完全不講武德”:除了在一線市場上“真刀真槍”搶市場、搶用戶,還在一線市場背后通過各種手段攻擊、抹黑、惡戰同行。這種操作進一步折射出彩電產業的群體困境,以及彩電企業的經營困惑:當家電行業其他品類的企業們,都在圍繞用戶需求推動從產品到方案,從技術到服務,從促銷到體驗的一系列轉型時,不少彩電企業們還在內斗與內卷,這是為什么?

顯然在一些彩電企業這種“不講武德”總想惡斗的局面,并非偶然。一方面表明的彩電產業競爭的高度白熱化,企業間的內卷相當嚴重,大量企業還停留在“以自我為中心”,以干掉對手而不是贏得用戶為目標的傳統競爭困境中;另一方面則表明很多彩電企業不思進取,總想回到過去,總想還靠著炒作、投機等策略去贏得市場、贏得未來。最終,這種沒有武德的亂戰惡斗,只會讓一些彩電企業“竹籃打水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