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過后,北半球的氣溫隨著太陽直射點南移逐漸轉涼。這對于奮戰在贛深高鐵惠州北站的工人來說,或許可以減輕一點工作的辛勞。但他們絲毫沒有懈怠,因為此時距離贛深高鐵預計的通車時間只有兩個多月了。

惠州北站包括贛深高鐵和莞惠城際的站場,規模將達到7臺16線。在惠州即將擁有的10個高鐵站里面,這是首屈一指的大站,因此被惠州規劃為樞紐站來打造。隨著12月通車日期的臨,惠州北站已揭開面紗,一個高鐵樞紐站呼之欲出。

現場

約3000名工人作業

日,一輛黃色的高速鐵路綜合檢測列車從深圳北站駛出,進入贛深高鐵沿線進行綜合測試。它利用各種通信設備、傳感器等裝置對沿線軌道、路基、通信信號等進行動態檢查,將用3個月完成聯調聯試和試運行,確保11月底之前達到開通條件。

作為京港高鐵的最南段部分,贛深高鐵預計今年底通車,屆時可大大縮短惠州至江西的時間,并借此打通北向大通道,經江西北上直通北京方向。如果是前往深圳,時間則縮短到半小時左右,將為兩地人員往來提供極大的便利。

聯調聯試的開展和通車日期的臨,給惠州市惠城區小金口街道贛深高鐵工地約3000名工人添了幾許壓力。因為在此處建設的惠州北站是贛深高鐵沿線新建的最大的站,重要不言而喻。遠遠望去,工程車輛在工地往來穿梭,顯得異常繁忙。

在惠州北站的站房頂上,“惠州北站”幾個碩大的站牌顯得非常醒目。在出站通道,多位工人操作設備切割鋼材,火花四濺。在候車大廳里,一些工人在機械設備的輔助下,進行高空裝修作業,部分功能區隱約成型。

中鐵城建集團贛深高鐵惠州北站項目書記吳彬介紹,工地正在做全面的裝修裝飾,由于要保障11月底實現通車條件,時間緊任務重,加上作業面比較大,所以作業強度較高。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工程進展比較順利。

湖南人彭睿在這個工地已經工作了快一年半,他說,期由于時間比較趕,休息的時間較少,工人們也很賣力,偶爾才打打籃球當作休息。目前,項目部按照搶工期的要求倒排工期,細化每一個程序,確保每個人每天有明確的目標。

此前,他在長沙、陽新、湘西州等地工作過,看過很多城市,感覺惠州的建設力度很大,環境也不錯。他認為,幾年來全國各地建設高鐵的步伐明顯加快了,增加一條高鐵肯定會促進惠州取得更大的發展。

放在全國視野中來看,贛深高鐵是江西對接珠三角的一條主要通道,是全國高速鐵路網“八縱八橫”的重要一段。同時,借助它可以在珠三角和長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這幾個經濟圈之間增加快速通道。

吳彬介紹,惠州北站的站房面積約為5萬方米,是贛深高鐵全線8座新建車站中面積最大的一個。根據規劃,該站的站房主體共有三層,局部為四層,建筑總高度33.96米。其中,負一層設有城市通廊和出站廳,負二層預留了地鐵通廊。站場規模為7臺16線,包括贛深場5臺12線和莞惠城際場2臺4線。另外,該站還可通過聯絡線與廣汕高鐵相連。

規劃

打造軌道交通大型樞紐站

如果天氣夠好,站在惠州北站的高處往西南方向數公里處望去,可以看到贛深高鐵劍潭東江特大橋漂亮的斜拉索結構。這是贛深高鐵全線控制工程,全長達到925.74米,主跨有260米,是目前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四線無砟軌道混凝土斜拉橋,已于今年1月底合龍。借助這座橋,贛深高鐵得以順利跨過東江暢通南北。

此時,如果往惠州北站的東面望去,同樣可以看到一個軌道工程,那是莞惠城際直通該站的北延線項目,預計3年多之后竣工。莞惠城際軌道有18個站,其中7個位于惠州段。今后,隨著珠三角城際軌道網的進一步完善,惠州和周邊城市將借助城軌實現同城化,而莞惠城際的北延線項目則有望使贛深高鐵與珠三角的城際軌道網順利接駁。

實際上,惠州北站不僅可以使贛深高鐵和莞惠城際實現接駁,由于它有聯絡線與廣汕高鐵相連,因此今后也可以順利實現與廣汕高鐵沿線站點的往來。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使得贛深高鐵惠州北站成為惠州軌道交通的一個重要樞紐。

惠州市交通運輸局綜合規劃科負責人王立元介紹,按照現有的規劃,盡管今后惠州將擁有5線10個高鐵站,但由于沒有強有力的大站支撐,無法形成樞紐站點。因此,綜合考慮現有條件,惠州計劃將贛深高鐵惠州北站和廣汕高鐵惠城南站(計劃更名為“惠州南站”)打造成綜合交通樞紐。

記者注意到,期公布的《惠州市綜合交通運輸“十四五”發展規劃(公眾征求意見稿)》提出,惠州將規劃形成“四主七輔”鐵路樞紐體系?;葜荼闭揪褪?ldquo;四主”之一,并且將成為最重要的樞紐站。在《廣東省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十三五”規劃》,贛深高鐵惠州北站和廣汕高鐵惠城南站也定位為大型樞紐??梢?,惠州北站的樞紐地位確信無疑。

惠州市港口航空鐵路事務中心主任陳宇文介紹,到“十四五”期間,惠州將完善市域軌道交通布局,打造一流鐵路樞紐,夯實惠州在大灣區的重要鐵路樞紐地位,并最終形成城市軌道、城際鐵路、市域鐵路互聯互通的新格局。并將在具備條件的鐵路客站建設站內便捷換乘中心、旅游集散中心,推動鐵路樞紐與城市交通融合發展。其中,惠州北站這樣的樞紐站點更加顯得重要。

產業

規劃建設高鐵新城

交通帶動產業,產業支撐城市。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軌道交通特別是高鐵建設對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帶動作用愈發重要。

陳宇文認為,對惠州而言,軌道交通網的建設將擴大中心都市圈的活動范圍,將更快捷地連接深圳、廣州、東莞,實現廣深莞惠四地“1小時生活圈”,促進產業、資金和人口從周邊城市向惠州流動,進而推動惠州與大灣區城市融合發展。

因此,圍繞高鐵站的布局,惠州多地已出臺相應的配套規劃,今后將完善惠州高鐵北站新城交通配套,北站片區將規劃“六橫五縱”骨干路網,實施贛深鐵路惠州北站綜合交通樞紐配套工程、周邊道路建設工程,重點建設白石路等項目。日惠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發布的信息進一步印證了上述規劃,今后惠州北站周邊將新增6條道路,位于小金口白石片區和小金口湯村片區。

根據惠州市規劃部門出臺的《惠州高鐵北站地區分區規劃(含核心區概念城市設計)》(下稱《規劃》),則明確了高鐵新城的規劃內容。高鐵北站周邊區域的功能定位,是以構建高鐵樞紐、創智節點、生態新城為戰略目標,打造惠州高鐵北站新城,構建百里高鐵創新產業帶的總部集聚區??梢?,一個以惠州北站為中心的高鐵新城將誕生。

根據《規劃》,惠州將圍繞惠州高鐵北站樞紐構建高鐵商務核,并以高鐵商務核為中心,往東西和南北方向形成“兩軸”布局,包括往東西方向輻射發展高鐵中軸商貿發展軸,以及往南北方向輻射發展小金河創新產業發展軸。高鐵新城商貿核心區將以TOD模式開發,興建大型超市、酒店和文化項目,形成集辦公、購物、酒店、金融、商務、文化娛樂等于一體的高鐵樞紐經濟圈。

放眼粵港澳大灣區,惠州毗鄰廣州、東莞、深圳和香港,在大灣區中處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且可連接粵東地區。在“十四五”期間,惠州有望擁有5條高鐵和2條城軌。陳宇文認為,這將推動惠州城市內外交通有效銜接,釋放交通樞紐片區土地價值,打造融合型經濟,對于惠州承接來自周邊城市乃至更大范圍的人口和產業轉移將帶來極大的便利條件。

作為一名在贛深高鐵惠州段工作了幾年的“高鐵人”,曾濤認為,從更大的視野來看,贛深高鐵將把惠州和中部、東部地區更廣大的腹地連接起來,是對國家戰略的支撐,也將給惠州的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不可估量的積極影響。

■觀察眼

惠州應發揮好高鐵“乘數效應”

高鐵極大地縮短了沿線地區的時空距離,為人口和要素的便捷流動提供了可能。但高鐵帶來的好處不只是方便出行這么簡單,應該看到并發揮好它的“乘數效應”。

乘數效應,顧名思義,其作用絕不是簡單相加所能估量的,而是像一個倍增器,以一個變量翻倍撬動著其他變量,使效率實現倍增。

以人口流動為例,簡單地看,高鐵的第一個作用是市民出行更方便了。隨之而來的是,高鐵沿線的信息流隨著人流的加快而加快了,進而促進人才、資金、項目等要素和市場資源的流動,帶動資源更合理地配置和市場經濟的繁榮。在此基礎上,城市和城市群的發展格局,也將發生極大的改變。

早在2013年,廈深高鐵將惠州帶進高鐵時代,并在惠陽區和惠東縣各設有一個站。但由于惠州面積較大,且兩個高鐵站離主城區較遠,很長一段時間內許多惠州市民反映,沒能享受到這條高鐵帶來的便利。

這一方面和高鐵站布局有關,另一方面也和惠州的交通接駁系統有關。如今,贛深高鐵通車進入倒計時,博羅、惠城、仲愷各設有一個站。按照目前的規劃,惠州在“十四五”期間還將擁有廣汕高鐵、深汕高鐵和廣河高鐵,5條高鐵將有10個站。這樣的布局在全國來說也不多見,無疑,這將給惠州的海陸空鐵立體化交通網絡帶來巨大的變化,也將為惠州的城市發展打造新的強大的能級。

但如何抓住這個機遇,利用好這個能級,也考驗著惠州規劃和治理能力。還是以廈深高鐵為例,它固然給很多人帶來了便利,但在前幾年,它客觀上對很多惠州人來說獲得感和體驗感并不強。這說明,有了高鐵站并不意味著其他的好處會自動而來。

以現有規劃為例,交通行業多位業內人士都提到,惠州今后雖然高鐵站多,但缺乏強有力的大站。那么,惠州是不是無能為力了?顯然不是。比如,惠州綜合各種條件,決定將惠州北站和惠城南站打造成樞紐站。以惠州北站為例,通過和有關部門的爭取與規劃,它不僅預留了聯絡線和廣汕高鐵相連,而且可以直通莞惠城際,加上周邊規劃的道路系統和物流產業園、商圈,可以充分地發揮惠州北站的交通樞紐作用,并帶動產城人的協調發展。

同理,在其他高鐵站,惠州也可以發揮主觀能動,做好與高鐵站的交通接駁規劃,按不同的功能定位做好產業規劃,在最大程度上利用高鐵帶動資源要素合理流動,使其真正成為惠州高質量發展的倍增器。

放眼“十四五”,城市群和都市圈的發展特點必將更加明顯,各城市群之間和城市群內部都將迎來更激烈的競爭與合作。在這個過程中,惠州只有抓住各種重大機遇,才能確保不掉隊,進而力爭上游,為創新發展贏得先機。而在這諸多機遇中,高鐵無疑是非常關鍵的一個。(南方日報記者 劉光明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