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外賣市場上爭得更大的份額,不論是臺還是店鋪,都使出了十八般武藝。除了想方設法在菜品和價格上吸引消費者,外賣包裝也成為各家店鋪展示形象的窗口。不過,來有不少消費者反映,如今的外賣包裝越來越復雜,價格也越來越高。那么實際情況如何?對外賣包裝的質量和價格應如何進行規制?日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現狀 外賣用戶快速增加

“我們宿舍里6個人,每天都有四五個人是靠吃外賣為生。”正在廣州讀大學的小王同學告訴《中國消費者報》記者,綜合算下來,同學們吃外賣的次數不比去食堂吃飯的次數少。而吃外賣的理由,有的是因為懶,不愿意下樓去食堂,有的則是因為食堂的飯不合胃口。“沒有外賣該怎么活。”小王同學說。

北京消費者孫女士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她正在武漢讀大四的女兒,只有大一在食堂吃飯,此后就一直靠外賣混飽肚子。北京消費者姜女士也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說,她80多歲的老母親,最早學會的網購技能就是給自己下單買飯。“父母不和我們住在一起,外賣的確解決了我們一部分后顧之憂。有的時候我們也會替她下單,買些我們覺得新鮮美味的餐食給她送去。”姜女士說。

中國飯店協會的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9年,在線外賣行業市場規模從216.8億元增長至5779.3億元,8年復合增速達50.74%,占整體餐飲行業的比重從1.1%上升至12.4%。2020年,餐飲行業受到疫情的影響首次出現負增長,但在線外賣行業不降反增,市場規模增長到6646.2億元,同比增長達15%,占整體餐飲行業比重提升至16.8%。我國外賣用戶數量也從2016年的2.09億人,增加到2020年的4.18億人,即使按照42.3%的使用率計算,外賣市場的規模仍然可觀。

2020年美團研究院公開的數據顯示,18歲到35歲青年群體占總外賣用戶的3/4以上,說明年輕群體仍然是我國外賣消費的“主力軍”。但是,90后中的外賣用戶絕大多數用餐人數為1人,而在中老年用戶中,用餐人數往往都是多人,其中,60后和70后外賣用戶消費過程中,用餐人數為2人及以上的分別占比達64.4%和77.8%。這表明中老年外賣消費者往往是因家庭用餐而進行外賣消費。因此,一般情況下,中老年外賣消費者單筆外賣消費金額會遠高于年輕消費者,且中老年消費者有更強的經濟能力,更追求飲食健康和食品安全,因此相比于年輕消費者,中老年消費者有更大的消費潛力。

中國飯店協會和餓了么聯合發布的《2020-2021年中國外賣行業發展分析報告》也顯示,疫情給外賣餐飲店帶來了更多的下沉市場以及60后、70后用戶。一線城市70后用戶的月均訂單量達5單,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高黏用戶。

體驗 包裝費高低與消費額無關

散發的疫情讓餐飲堂食受到限制,于是外賣的包裝就成為餐飲店的“門面”和“招牌”。一些連鎖餐飲還設計了精致美觀的專用包裝袋和包裝盒。不過包裝費用也由此水漲船高。同時,也有消費者反映,有部分店鋪存在亂收費現象。如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深圳消費者林先生通過外賣臺點了一份快餐,等到結算時才發現,總額23.66元的外賣中包含了4元錢的包裝費。那么市場上的外賣包裝以及收費是什么情況呢?《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就此進行了消費體驗。

在廣州大學生小王同學的配合下,記者的體驗分別在北京和廣州兩地進行。在北京的消費以家庭用餐為主,在廣州的消費則以個人用餐為主。記者對體驗消費的10份外賣費用進行數據分析后發現,外賣包裝費的高低與消費總額并無緊密直接關系。如本次體驗中消費額最高的為京都蝎府(北京)的羊尾羊蝎子小鍋,消費總額為209元,包裝費僅為3元,占消費總額的1.44%;但消費額最低的至尊寶(廣州)主食小吃自選套餐,消費額為17.9元,包裝費為2.5元,占消費總額的14.29%,是10份外賣消費中包裝費唯一占比超過10%的店鋪?!吨袊M者報》記者對送達外賣的包裝狀況進行觀察后發現,同一家店鋪外賣包裝費的高低和需要包裝的份數呈正相關關系。比如和合谷(北京)的包裝費是按份收取,每套套餐收取包裝費2.5元,普通蓋飯和套餐收費相同,但如果增加一碗米飯,就會再增加0.5元包裝費。其中蓋飯的包裝為和合谷專用分層塑料外賣包裝碗,外包裝袋為透明塑料袋。

但是在不同店鋪間比較,外賣包裝費在消費總額中占比的高低與包裝的精美或者復雜程度有一定關系。比如外包裝費用最高(12元)的小城漁家超愛豆豉烤魚雙人餐,不僅有精美的加厚外包裝盒,里面的烤魚套餐包裝除了裝有烤魚和配菜的一次鋁箔烤盤,還有裝湯料的加厚密封塑料袋及一個規整精致的金屬架子。在運送過程中烤盤放置在架子上,下面則放置裝湯料的塑料袋。這樣,當烤魚擺上家里的餐桌時,既能有在餐廳吃烤魚的既視感,也可以防止熱騰騰的烤魚燙壞桌面。這份訂單的包裝費占消費總額的7.25%。外包裝收費額和占比均最低的燒烤榮耀(北京),一張鋁箔紙包住了26串烤串,一個鋁箔材質的帶蓋一次烤盤盛放了粉絲,烤串和粉絲分別用透明塑料袋包裹,外套牛皮紙袋。收費僅0.5元,占收費總額的0.78%。

但是,外賣包裝費在消費總額中占比的高低與包裝的成本并非緊密相關關系。如大鴨梨、櫻花鰻鰻等店鋪的外賣餐食都裝在精心設計的塑料餐盒中,消費者收到外賣后直接擺上餐桌也一樣賞心悅目。同時其外包裝袋也是印有店鋪專屬圖案的加厚塑料提袋或者紙質提袋。這兩家店鋪的外賣包裝收費占比分別為3.10%和5.14%;而小王同學在廣州訂購的一人簡餐,大多是簡單的塑料袋,但包裝收費占比均在消費額的4%以上,更不要說包裝費占比最高的至尊堡,漢堡和薯條是裝在印有至尊堡圖案的專用紙袋里,外套店鋪專用大紙袋;小瓶裝可樂裝在透明塑料袋里,包裝費為2.5元。“如果在店里吃這些東西,包裝差不太多,只是不需要外面的大紙袋和裝可樂的塑料袋,但這兩樣包裝并不值2.5元。而且包裝差不多的麥當勞和肯德基的外賣就不收包裝費。”協助《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在廣州進行調查的小王同學吐槽說。

爭議 外賣包裝是否應收費

通過《中國消費者報》記者的消費體驗可以發現,外賣包裝的定價與包裝成本有一定的關系。記者在消費體驗過程中收到的外賣包裝,基本涵蓋了目前外賣市場上常用的包裝材料,除了塑料包裝盒外,還有紙質包裝袋和鋁箔餐盒。

天津天獅學院食品工程系副教授王俊全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介紹,目前外賣餐飲的紙質包裝材料為了防油和水外滲,會有一層薄薄的被稱為淋膜的聚乙烯塑料為主的涂層,相當于一層塑料薄膜覆蓋在紙面上。這種紙質包裝材料能耐受90℃左右的溫度;另一種是鋁箔餐盒,質量優于淋膜紙餐盒,其原料方便加熱,耐高溫,可以承受100℃以上的高溫,而且阻隔強,方便密封,密封后可保護食物原味。鋁箔餐盒最常出現的場景是飛機餐盒,由于成本較高,外賣餐飲商家較少使用。

在《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訂購的10份餐食中,只有小城烤魚中的烤魚、京都蝎府的羊蝎子鍋和燒烤榮耀訂單中的錫紙粉絲這些高溫食品使用了鋁箔餐盒盛裝。京都蝎府的服務員告訴《中國消費者報》記者,以前店里打包用的是大號圓形塑料餐盒,但是由于滿滿的一鍋羊蝎子不僅溫度高,重量大,而且還有很多容易灑漏的肉湯,所以現在外賣和餐廳中份、小份羊蝎子鍋打包的包裝就都改成了把湯裝在圓形塑料餐盒里再用保鮮膜包裹,而羊蝎子放在圓形鋁箔餐盒里,再配以特制的加厚手提塑料包裝袋,成本雖然要高一些,但是配送過程中的安全基本就能保證了?!吨袊M者報》記者查閱相關資料了解到,目前我國對食品包裝用塑料制品、紙質食品包裝均有國家標準,但是對于外賣包裝并沒有制定專門的標準。一些地方和機構為緩解城市環境壓力,促進綠色環保,先后出臺過一些外賣包裝標準,比如2018年上海發布了外賣送餐盒團體標準;由北京市餐飲行業協會、中國檢驗檢疫科學研究院綜合檢測中心、北京包裝技術協會等單位聯合起草的《餐飲外賣包裝通用規范》也于2020年11月10日開始實施。

業內專家認為,這些標準在促進外賣包裝的提質升級和安全環保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會帶來成本的提升。北京工商大學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洪濤教授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外賣包裝品質不斷提升是市場消費升級的需求和表現,但是,包裝成本相對也會提高,因此收費標準提升也是必然的。“企業對于商品的定價一般有三個導向,分別是成本導向定價、需求導向定價和競爭導向定價。”洪濤認為,在外賣過程中,消費者可以選擇餐飲的品牌,但是對于外賣的包裝卻無法選擇,因此,外賣包裝可以說具有一定的強制,需進行規范,應以成本導向作為定價基礎,不能胡亂定價。在此基礎上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考慮需求導向定價和競爭導向定價。

“《電子商務法》第五十二條要求,快遞物流服務提供者應當按照規定使用環保包裝材料,實現包裝材料的減量化和再利用。但是對于包裝費用的收取標準沒有做出規定。”北京工商大學法學院教授呂來明則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指出,普通的必要的包裝是外賣及快遞提供服務的必要組成部分,因此不應收取費用。如果消費者對于包裝有特殊需求,明顯會增加包裝成本的可以收費,但應明碼標價。“外賣需要提供特別包裝的,原則上包裝收費價格應以成本為標準,不應通過包裝來營利,因為消費者購買的是外賣物品,而不是包裝。”呂來明表示。

共治 給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

前不久,《中國消費者報》發布的《臺封禁與用戶權益維護調查報告》顯示,當消費者感覺權益受到侵害時,其首選維權渠道是向臺進行投訴。那么,在外賣包裝的問題上,臺是否負有監管責任呢?

臺并不負責生產外賣包裝,也不收取包裝費用。”美團相關負責人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臺上的商戶自行選擇包裝供應商,供應商應按照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和標準生產包裝。包裝費用的收取和臺沒有關系。

《中國消費者報》記者注意到,為促進商家主動提升外賣包裝環保水,美團及餓了么等外賣臺均主動采取過一系列引導措施。比如2018年10月,餓了么、百度外賣集團曾發布《藍色星球商戶評價準則》,對“藍色星球商戶”的外賣用食品直接接觸包裝、送餐袋、隨餐一次餐具及餐具外包裝,及其后端處理提出更高的要求,旨在對臺商戶及行業發揮引導作用,推動外賣行業的環保進程。美團外賣也于2017年8月31日發起“青山計劃”,致力于推動外賣行業環境保護問題的解決。

對此,呂來明表示,臺外賣商家的包裝是否符合環保、安全標準的要求,應按《電子商務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和《網絡交易監督管理辦法》的規定建立檢查監控制度,發現有不符合人身財產安全或環保要求的,應采取必要措施。

北京工商大學商業經濟研究所所長洪濤教授指出,外賣臺對于外賣包裝的質量及其收費負有監管的責任,而不能將責任推卸給商家。“因為消費者投訴意見必然會首先反映到臺上,之后才會傳導到商家,臺對商家負有引導、指導、監管、售后服務等責任。”洪濤指出,政府、行業、臺、商家、消費者等多元主體共同構成了完整的治理體系,其中餐飲商家也不能被動地“被管理”,而應該主動規范自己的經營行為,維護消費者的權益。

在調查過程中,也有消費者向《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反映,他們在訂購外賣時會有不同的訴求。比如有時候是在家里招待客人,那么可能希望餐盒擺上桌的時候能夠比較精致美觀些,但如果只是家人的日常餐飲,那么就不需要很復雜的包裝。“現在環保觀念深入人心,一家人吃完外賣扔掉一大堆餐盒,內心也會感到比較糾結。”很多消費者希望,餐飲商家能夠為消費者提供更多的包裝選擇。(■本報記者 桑雪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