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行業隱消費調查:啥也沒點已消費幾十元,顧客多默認

日,廣東深圳市民王女士向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投訴稱,她和朋友在一牛肉火鍋店就餐,結賬時發現每份餐具被收取了3元錢。商家稱“餐具本來就是收費的”。而市消委會對此回應稱,經營者使用格式條款,應當以顯著方式提醒消費者注意與其有重大利害關系的內容,否則格式條款的內容無效。

從餐具費到餐位費,從茶水費到醬料費,《法治日報》記者調查發現,餐飲行業存在各式各樣的隱消費,點餐時店家不主動告知需要收費,結賬時卻計入賬單。北京、天津、浙江、江西等地20多位群眾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餐飲行業隱消費由來已久、司空見慣,希望相關部門進行規范、整治。

說起餐飲行業的隱消費,北京市民李先生仍對去年8月在江蘇南京某家餐廳被收取20元餐具費的事耿耿于懷。

“當時餐廳提供了一套碗碟和一條一次毛巾,我以為是免費的,結賬時都沒太注意,后來無意間看票據才發現,這兩樣東西收了我20元錢。”李先生說,這讓他感覺“挨宰”了,旅游時的心情都變壞了。

類似的情況不在少數。受訪群眾告訴記者,餐廳提供的收費餐具價格不等,一件收費兩三元的居多,也有一件收費五六元甚至更高的;關鍵是,很多商家在點餐時根本不告訴或提示顧客餐具是收費的。

當然,餐飲店的隱消費遠不止餐具費這一項。據受訪群眾反映,他們遇到過各種各樣的隱費用,包括餐位費、紙巾費、茶水費、服務費、醬料費、烤盤費等。“反正幾個人一坐下,啥也沒點就已經消費十幾元、幾十元了。”一位受訪群眾抱怨道。

茶水收費也就罷了,讓天津薊州的周先生不理解的是,有些餐館里連白開水也要收費。他說,有一次他和朋友去當地一家餐廳吃飯,餐桌上有一壺白開水,他們順手就倒了喝了,結果結賬時發現白開水收費10元,“餐桌上、菜單上并未標注白開水收費,服務員也沒有提示”。

來自浙江杭州的江女士告訴記者,她還遇到過隱強制消費的情況。當地有家火鍋店,她去過多次,有一次結賬發現蘸料按人頭收費,“我不喜歡吃蘸料,那次根本就沒用蘸料,但服務員說吃不吃都要收費,這讓我很無語,后來再也沒去過這家店”。

收費的同時,多位受訪者吐槽:不少餐飲店收費的餐具衛生質量堪憂,肉眼可見的不干凈,有時候還有一股怪味,顧客不得不自己動手用熱水過一遍。

不僅僅是餐飲店,隱消費在美容美發等行業也較為普遍。公開報道顯示,由于收費項目和價格模糊不定,因而時常出現洗頭發要收取毛巾費、做護理要收取洗頭費、做美容時擅自增加美容項目等收費亂象。

上海大學生小薛在學校附的一家美發店辦理了一張可享消費6折的會員卡,大二暑假她在該美發店做了價值1178元的柔順護理項目,打折后是706元。當時卡里余額50多元,小薛以為自己只需再補付600多元,不料結賬時老板卻說必須充值金額比消費原價高才能打折,小薛無奈之下又充值了1500元。

“現在的隱消費真是太多了,防不勝防。”小薛感嘆道。

面對商家的隱消費套路,消費者們是怎么做的?

受訪的20多名群眾,大多采取了息事寧人的態度。有的人覺得這也算是行業潛規則,很多店都這么操作,只能認了;更多人覺得為了幾元、十幾元錢和商家理論、糾纏不值得,提出意見商家不接受就付錢走人;也有少數人與商家較真,或選擇向消費者協會等投訴,最終往往都能免除這筆費用。

受訪者江女士說,有一次她和朋友去天津一家餐廳吃烤肉,結賬時發現商家要收取每人10元的炭烤費,于是和老板理論了起來。“老板辯解說其他餐廳都收20元,他們收的不多。我說收費就應當提前告知。老板看我據理力爭,就沒收這錢。”

來自江西撫州的曹女士告訴記者,之前一直以為收餐位費很正常,直到有一次和男朋友出去吃飯,他拿著賬單直接和服務員說,你事先沒有告知我要收取餐位費,這是違規行為,你要收費我就向有關部門投訴。老板一聽,立刻把餐位費免了。“雖然只是4塊錢,但讓我感覺到懂法太重要了。”她說。

還有受訪者提醒說,有些商家為了防止顧客留下其違規收費的證據,還會暗自篡改收費的項目名稱,比如將餐位費改為服務費、茶水費等,企圖在顧客不注意時蒙混過關。

面對隱消費,為何只有少數人會站出來維權?對此,有觀點認為,深層次原因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對這方面的規定不明確,實操不強,對餐飲等行業的制度規范應該有更加細致的條款,而不是等消費者就餐時自己去發現問題,然后和商家據理力爭。(韓丹東、陳祎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