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似3D模型不同于實物藏品 消費者購買后會得到區塊鏈查證信息

購買虛擬手辦是“交智商稅”?

日,漫畫IP《鎮魂街》和游戲《旅行青蛙》紛紛推出虛擬手辦,引發熱議,甚至有網友吐槽“花錢買了個寂寞”。如果說收藏一件藝術品、把玩心愛的手辦,放在家中時時欣賞能讓人獲得滿足感,那當這些藏品變成“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虛擬形式,你還愿意出資擁有它嗎?

爭議

虛擬手辦上線遭吐槽

有網友稱“買了個寂寞”

日,支付寶APP小程序螞蟻鏈粉絲粒上線了不少手辦、卡牌、畫作等藏品,價格在19.9到25.9元不等。與傳統意義上的實物藏品不同,這些類似3D模型的虛擬手辦,既無法通過觸摸體會手感,也無法當作擺件起到裝飾作用。

這其中最吸引青少年群體的便是國內頭部原創漫畫IP《鎮魂街》和游戲《旅行青蛙》。數據顯示,10年間《鎮魂街》在“有妖氣”臺累計人氣超過51.71億,收藏超過459萬,并持續推出真人劇和動畫片內容,首次發行的“曹焱兵”“曹玄亮”和“許褚”三個角色也成為最受關注的核心人物。趁著熱度,《鎮魂街》官方于2021年9月22日至23日聯合螞蟻鏈限量發行了3款數字手辦,分別為“曹焱兵”“曹玄亮”“許褚”三個動畫角色的手辦模型。

虛擬手辦上線后,引來不少網友吐槽,有人甚至覺得花錢買這樣隨意復制的產品像是在交智商稅。“花錢買張電子圖,為啥不直接截圖呢?”“花30塊天天360度轉悠著看蛙兒子的建模嗎?”漫畫愛好者陳女士表示,自己非常喜歡看《鎮魂街》,這次聽說出了數字手辦,就買了一個,然而產品卻讓她大跌眼鏡。“這就是一個3D建模,只能看不能動,完全沒有實體手辦的把玩感,甚至有些粗糙。買完之后有些后悔,感覺自己交了智商稅,買了個寂寞。”

購買者劉女士則認為,數字手辦實質上與在手機游戲內購買的角色似,都是3D模型,但游戲內的角色可以進行操控,也更有玩法和樂趣。

體驗

虛擬手辦不能退換轉售

持有180天后才可轉贈

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購買虛擬手辦的方式相對便捷,只需在實名認證的支付寶內搜“數字手辦”即可購買,《鎮魂街》系列手辦價格均為25.9元,每個實名賬號限購1份。其中“曹焱兵”限量發行49990個,發行第三天的銷售量為23000多個,“曹玄亮”“許褚”分別發行5萬個,第三天的銷量為數千個。

這些虛擬手辦類似3D模型,只可以在手機上360度旋轉以及放大和縮小地觀看,除此之外,并沒有其他更多功用。據了解,虛擬手辦是一款可在支付寶程序內顯示的3D模型,該模型是螞蟻鏈技術支持的數字藏品。在購買數字手辦后,消費者會得到購買產品的區塊鏈查證信息。

數字藏品指具有獨創的藝術作品復制于螞蟻鏈指定的存儲空間,并以螞蟻鏈臺發行的唯一對應的虛擬憑證進行標志的數字作品。數字藏品屬于個人的數字資產,是終生有效,不得進行轉售,但可以轉贈,符合轉贈的作品,在個人資產詳情頁下方會有轉贈按鈕,需要持有作品180天后才可以轉贈。但受贈方須是支付寶好友。

該產品的購買須知上顯示:數字藏品為虛擬數字商品,而非實物,僅限經實名認證為年滿14周歲的中國大陸用戶購買。數字藏品的版權由發行方或原創者擁有,除另行取得版權擁有者書面同意外,用戶不得將數字藏品用于任何商業用途。本商品一經售出,不支持退換。請勿對數字藏品進行炒作、場外交易、欺詐,或以任何其他非法方式進行使用。

回應

“螞蟻鏈技術”解決實體手辦

山寨泛濫難以追溯問題

虛擬手辦是否有特殊的工藝和收藏價值?從事實體手辦設計行業7年的郎先生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鎮魂街》“曹焱兵”數字手辦的3D模型外形粗糙,制作過程極為簡單,專業人士通過3D Studio Max、MAYA、犀牛等建模軟件1天即可制作出1款3D模型。

“這種手辦本質上就是個3D建模,通常來說我們制作手辦都是先制作3D模型,經過3D打印進行模具開發,再交給工廠進行手辦的批量生產,這種數字手辦只是實體手辦生產的一個環節。”郎先生表示,“在我看來,這種數字藏品的價值目前并不明朗,值得商榷。”

針對網友的吐槽和質疑,《鎮魂街》項目負責人在預熱時曾表示,“數字藏品和IP的結合滿足了年輕人的新消費需求。螞蟻鏈技術支持的數字藏品保障IP數字版權唯一、真實,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實體手辦山寨泛濫卻又難以追溯的問題,對IP開發與轉化有獨特價值。”

延伸

目前處于初期發展階段

投資“數碼藝術”需謹慎

北青報記者采訪中了解到,在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中有一個“數字藝術”拍賣區,拍品基本是全網首發的作品圖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名為《每一天:前5000天》的數字藝術作品拍出了4.5億元人民的高價。據悉,該作品將會由藝術家直接轉送予買家,中標者將收到一個加密文件,其中包括5000幅圖片的文件,交易將在區塊鏈上登記,此后的所有購買和交易信息都將透明化。

巨資購買一件虛擬藝術品是否值得?拍賣界資深人士、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稱:“買這種加密藝術作品可以展示給全世界的人看,這種滿足感跟過去的傳統藝術收藏不太一樣。”

季濤還表示,“這種加密的數字藝術品保證了作品流轉有序,真假很容易判斷。但NFT(非同質化代)形式的純數碼藝術作品尚處于初期發展階段,仍需要時間去培育,投資還需謹慎。”(文/本報記者 宋霞 實生 尹航 統籌/白龍)